青藏铁路:世界上海拔最高、最长的高原铁路

日期:2021-07-04 21:06:02 | 人气: 29925

青藏铁路:世界上海拔最高、最长的高原铁路 本文摘要:北京拉萨,全程4064公里,行车时间47.5小时。

北京拉萨,全程4064公里,行车时间47.5小时。这是一次漫长的旅程:我第一次沿着青藏铁路这条世界上海拔最低、最久的高原铁路,横穿着了中国的版图,从繁盛的大城往返那座雪域圣城。火车驶出西宁,窗外的景色渐显悲凉。

金秋九月,关中平原正是一派沃野千里,但渐渐增高的海拔早已让窗外的大地呈现高原的底色。我告诉,天路之行冲破了序幕,但确实的重头戏还要等过了格尔木。格尔木,蒙古语中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它也是超过拉萨前最后一个人烟密集的城市。

驶向了这座车站,我们就转入了广阔的荒原。荒原上的草早已泛黄,与大地的颜色浑然一体。地平线一字排开,无限度地延伸。天空忽而被灰蓝色的云层弥漫,阳光利用乌云的缝隙照亮在一片海子上,光线出有粼粼的波光。

西甲外围

一阵急雨过后,空旷的画面中,焦黄的原野上,铅灰的天空中横枯着一道华丽的彩虹,好像超现实主义的梦幻。转眼间雨过天晴,窗外仅有是无垠的大草甸,草色也慢慢变绿。由于青藏铁路地处永久冻土层,铁路线两侧的防水棒规整地矗立,出了沿线独有的风景。

远方,耸立着昆仑山。这座传说中的玉龙凌空之地、亚洲脊柱,与我之间咫尺天涯。巍巍昆仑的千峰万壑如同戴着银灰色铠甲的群群石林,与我擦肩而过。

列车到了五道梁,海拔4415米。到了五道梁,大哭爹又叫娘!,纳赤台得了病,五道梁要了命。

西甲外围

这是一个被世人称作生命禁区的地方。我们也转入了可可西里的腹地。可可西里,一个充满著传奇的名字,当有一天我知道走出她时,却找到我对她只不过充满著了误会与种族主义。

她并不像想像中那般荒芜。舒缓平缓的山川,大地上间杂着蓝、朱、白的颜色,长云万里,碧空湛蓝。

这里的景色具有大地母亲式宽阔、多元文化与祥和。这里或许是人类的禁区,毕竟动植物的乐园。那些矮小的草本和垫状植物在这片看起来肥沃的土地上坚强地生长;那些矫健而冷酷的高原动物----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藏原羚----在这片广阔荒凉的土地上权利地跳跃。

西甲外围

这只不过是大地母亲的精心安排吧!她要用酷烈的环境阻挡人类自私而短促的脚步,为那些高原上更加古老而弱小的生灵留给一片存活生息的家园。窗外,沱沱河扑面而来。

第一次听闻它的名字,难道还是在《西游记》的故事里。这条蒙古语中的红河,是长江的正源。

沱沱河从各拉丹冬发源时,是一些冰川、冰斗的融水汇集的小溪流,在经过了130多公里的流程后,当它与青藏铁路交汇时,已是一条深3米、长20-60米的大河。但它的水量在广阔的荒原上,变得那么薄弱,那网状的水流在夕阳下像荒原上的金色的缎带,让我无法坚信,这就是滔滔入海不复回的长江的前世。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是转入西藏的必经之地。

头痛、发冷、恶心,一系列高原反应随着唐古拉山口一起,向我迎面而来叛来。唐古拉,藏语中高原上的山,蒙古语中雄鹰飞来不过去的高山,终年风雪交加的风雪仓库。看著列车里海拔仪上大大上升的海拔,我一面享用着创下旅行海拔记录的喜乐,一面忍受着高原反应的虐待,这是西藏给我的的第一份见面礼。一旦遭受寄居唐古拉山口的考验,之后展现出给我的就是一幅壮丽而又典雅的画卷:我们的列车转入了西藏境内的羌塘高原,窗外雪山连绵,蓝天草原灵秀,牛羊象珍珠般满布绿野。

西甲外围

那些雪峰山形外凸,巍峨峥嵘,如一列威武的战士把守着绿色的大草原,蜿蜒的河流在草原上划入圆润的S形曲线,牛羊、毡房、炊烟-----生命的气息像草原的绿色一样越发浓厚。安多、那曲、当雄.一个个藏语的地名描写着铁轨下这块古老土地的历史。藏北草原上,格拉丹东如玉剑微微青天,念青唐古拉银装素裹,西亚尔和达尔果仪态万千。星罗棋布的湖泊如颗颗明珠八边形在草原上,纵横交错的河流如条条彩带别致在蓝天下。

车过当雄(藏语意为挑选出的草场),窗外的草地上已是牛羊成群,并少有牧人的身影。巨型蓝宝石般的纳木错湖就隐蔽在念青唐古拉山脉一座座雪峰的身后。再一,穿过彩虹般的大桥,拉萨向我打开了深爱。

坐落于拉萨河南岸的拉萨火车站具有神庙般的巍峨与肃穆。也只有这样的建筑才配得上沦为这段天路的起点。从北京到拉萨,我在列车上童年了整整两天。

清晨,我看到霞光中藏羚羊狂奔远去的背影;正午,我看到成群的牦牛在草原上悠闲地散播;黄昏,我看到夕阳下网状河流的波光由粉绿改以银灰,再行变为宝蓝。我看高原的天空与云朵:有时是洁白坚硬的棉花;有时是沈重的铅块;有时飞舞成展翅欲飞的神鹰。


本文关键词:西甲外围

本文来源:西甲外围-www.rubensjoyeria.com

产品中心